Xy_Destiny

“힘들면 언제든지 나한테 와. 언제나 환영이니까”

占tag宣传一波微博抽奖🌚
其中有我之前透过的透扇哦,想要的姐妹阔以立刻赶去转发

是一些没有同步过lofter的图

比起见面会的长篇小作文来说,看con留下的就只有尖叫和崇拜

我觉得大家都一定要感受一下朴正洙对着自己撩衣服,大脑直接当机,和小盒顶胯倒立并据首列的那种

打发失眠。
沉迷性转无法自拔

丑到不好意思打tag
(我画画怎么那么丑阿噗)

不是今天看完嘿澈直播正好刷ins我还没发现
?????

大家ins搜一下angelic.petal_83有惊喜

朴正洙我问问你想了解些什么你说?嗯?

或许各位jm狗到真的了???

His hands

现背/ooc
感谢阅读

于今日
我爱的男孩们携手同行十三个风雨春秋
往后余生,也请多多指教

++++++++++++++++++++

拖着疲惫的身躯迈进家门的时候,天已渐渐清明,朴正洙皱了皱眉,还是一头扎进浴室,蜷进浴缸,被温暖的水流包围的时候,毫无意外的睡着了。

氤氤氲氲间有人指尖带着熟悉的味道,轻轻揉上了自己的头顶,后脑,然后是太阳穴

“你醒了”

“你不在,睡不踏实”

“醒酒汤的碗刷了吗”

“按照你教的比例放了清洗剂,没有把垃圾丢在水池里”

“ㅋㅋㅋㅋ”

“演出改动的很多吗?这么晚才回来”

“场馆大了些,赫宰和东熙做了一些改动,你的部分动的不多,抽空让赫宰和你说明一下”

“你昨晚可真好看”

想起那天他俩在公司输给李秀满的那个赌和今天美艳不可方物的朴正洙,金希澈不禁撇撇嘴,手上的力道加重了些

“ㅋㅋ”

“你还笑?嗯?”

金希澈作势手就钻进水下,吓得朴正洙猛的睁开眼睛,去捉他胡作非为的手

“呀!你个狗崽子!衣服湿了要重新洗的!”

听到骂声,那手依旧没有停下,反而和朴正洙玩起了拉锯战

“那么漂亮的模样不给我看,我不嫌弃你这油头垢面的模样你还骂我?错了没?”

“错了,我错了,好亲故,我真的累得不行了,你快帮我洗洗”

朴正洙耐力不好,一向告饶的快

金希澈收了手,浴室里又逐渐安静下来,只剩下浴缸水零碎的声音

朦朦胧胧间,

朴正洙觉得自己做了个梦,梦里有好多以前事情,还有他










练习生的大半空闲都贡献给了金希澈和他最常带自己去的游戏厅,即使拿着弱的不行的安迪金希澈也可以把自己面前的像块法式面包一样的大门五郎打到起不来,

“朴正洙,不是我很厉害,是你太不会玩了好吗,要和我多学学知道没?”

“哦...希澈阿,你自己先玩吧,我回来给你带好吃的阿”

“呀!死小子你给我回来!”

每次姐姐叫朴正洙出去的时候,金希澈就会停下在那些花花绿绿的按键上飞舞的手去抓他,

朴正洙还好奇,明明两个人身形差不多,他的手指有那么细可是希澈的力气可真大呀。

朴正洙还记得金希澈总是喜欢让他用不知火舞,那个时候他还以为金希澈是喜欢那个角色的丰乳长腿,

直到那次在济州岛的游戏厅看见申东熙和金厉旭又玩起这个游戏时,不知火舞对阵安迪开场时出现的白色纱裙。











首尔的冬天真的很冷,

明明是那么多人的宿舍,却像是聚不住温一样,朴正洙呆滞地躺在床上,目光比屋子里的空气还冷

“呀,狗特!你看见新闻了吗!”

金希澈一脚踹开屋门,目光跟着落在床上的那个身影上,扑上去就冲着他喊

朴正洙坐起来,对着金希澈近在咫尺的脸,动了动喉咙想要安慰他

你很难过吧,那么喜欢他来着..

你不要太伤心,我们会好好走下去的...

有我在呢,没事儿...

这么想着想着,一滴眼泪猝不及防的滚落下来砸在金希澈和自己相握的手上,泪水渗进二人的指缝里,眼眶再也拦不住急急落下的眼泪,

“希澈呀,我们以后怎么办”

金希澈用另一只手紧紧揽住自己,

“没关系,特儿,你还有我,没关系”

“别怕”

朴正洙的下巴搭在对方的肩上,耳廓贴着耳廓,仿佛连心跳声都融在一起,听着像是从自己身体里发出来的金希澈的声音,感受着那人掌心贴在自己背心的温度,朴正洙觉得,好像不是那么冷了。












“特哥呢?大赏就快公布了他突然去哪了?”

“独特好像被经纪人叫出去说些事情马上就回来了吧”

朴正洙也不太知道要怎么把接下来事情告诉弟弟们,但是被摄像机围绕的急迫感逼着他加快脚步,以防后面的环节出什么差错。

在众人皆知的结尾里,金希澈和他分开,一边安慰成员,一边和同僚进行寒暄,

那人一袭白衣逆着人群向他走过来的时候他正把那张废纸塞进自己的手套里,手心的汗滑的不行,努力了试好几次都没成功

“都结束了,狗特,想哭就哭吧”

“我有这么狼狈吗”

“比你想象中的差一点”

“呸”

嘴上还在逞强,泪珠却不争气的蓄了满眼

修长的手掌挡在眼前,肩膀也被他揽了去

记得那时候和金希澈的对话

“希澈阿,你的事业线看起来挺长的”

“嗯,我情感线也长”

恰巧身后传来一阵骚动盖住了金希澈的声音,但是朴正洙还是听见了,

“嗯?什么?”

“我说,

“别总看着饭们,也给我写封情书吧。”

“你在说什么鬼话呢?”

“正洙呀,在我这里,永远都会是你的舞台”

那时朴正洙模糊着双眼,哪里看的清金希澈掌心的纹路,只记得那人用他不算厚实的手,将光怪陆离的世界隔在外面,是少有的可以放肆流泪的地方,是双让他安心的手。








还有那年在他乡,穿过层层人海的,鲜少软弱的金希澈留给自己带着眼泪的拥抱

那年面红耳赤的他,因为自己一句十年的朋友而举起又放下的手

那年放在测谎仪上,嘴里说着“我最喜欢利特”,手上也坚定的抖也没抖一下的手



还有现在,

梦醒时分也没有离开的为自己驱逐疲惫的手



朴正洙抓起放在自己耳边的手轻轻咬了一下

“呀!你属起伏的吗!”

没有理睬那人,自顾自的起来裹了浴袍回到卧室,把自己跌进蓬松柔软的被子里

紧接着那人遍压上来,手指探进自己的腰间,灵巧的倒是比游戏机上更绚烂

朴正洙缩在绒背里,软糯无害的像只带着糖霜的梅子蛋糕,等着唯一的品鉴家大快朵颐,


在初冬难得的空闲里,

只碰一下,便是食髓知味了。




-END-




姐妹们

告诉我

你们不喜欢我的fancam不喜欢我的fanart现在好像也不是很喜欢我的fanfic

那你们关注我是爱吗是责任吗嗯?!(;′⌒`)

deideidei
和某人比起来其他人就比较弱

叮——熟悉小头像上线请注意查收

有一个灵魂质问
朴特的大衣是嘻澈搭的吖???